=三次元非常忙碌=
-歡迎催更/勾搭/聊天/微信-
寡鷹/肖根 /古風原創/奇幻原創
M家/肖根/古風/奇幻輪耕期
喜愛開坑

死亡三十題(1-5)

*特殊題材警告

*自主避雷

*一方死亡:Root,延續POI 510之後,po主沒看509之後的集數,有出入的話就當私設吧…

*私設有

*都是短篇跟極短篇

*1~5題

*緩慢更新

*此坑無糖吃慎入

*是刀 

*是刀

*是刀

*是大刀


死亡三十題(6-10)

死亡三十題(11-15)

死亡三十題(16-20)

死亡三十題(21-25)

死亡三十題(26-30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遺物


電話鈴響,Shaw接起電話。


「Shaw?」是Fusco打來的。


「嗯?」Shaw不知道為什麼Fusco會打過來,最近沒有號碼要處理。


「你可以到醫院一趟嗎?」Fusco那頭傳來紙張摩擦的聲音,看來Fusco正在他的老本行忙著。


「為什麼?」Shaw疑惑,醫院裡頭應該沒有她認識的人住院或是生病。


「她的遺物沒有人去領。」Fusco用了代稱。


「我知道了。」Shaw說完後便掛掉電話,往Fusco說的那間醫院前去。


「Samantha Groves?」醫務人員拿了一張單子遞給Shaw,確認了一下名字。


「…喔,對,沒錯。」許久沒有聽見的名字,Shaw愣了一下。


「那幫我在這裡簽個名,我去把東西拿來。」醫務人員指著紙上某處要求Shaw簽名後,轉身到一排排貨架上找尋東西。


「呃…非常抱歉,您可以再告訴我一次名字嗎?」埋沒在貨架中的醫務人員問。


「Sam…antha Groves…」Shaw開口唸出她的名字,Shaw從來沒有想過唸一個名字這麼困難。


「可以請您大聲一點嗎?」醫務人員要求Shaw大聲一些,Shaw的聲音在穿過一排排貨架後,已經變得非常小聲。Shaw很想就這麼甩頭就走,可是她沒辦法。


「抱歉。我找到了。」醫務人員抱出一個小箱子,上面貼著“Samantha Groves”字樣。


「這樣就可以了,謝謝。」醫務人員確定一切都正確後把箱子交給Shaw。


「謝謝。」Shaw抱著箱子離開醫院。紐約的冬天很冷,還下著雪,Shaw踏出有暖氣的醫院時,被冷風一吹縮了縮脖子。


「我們…回家吧。」Shaw把箱子掩在懷裡,因為她知道她怕冷。


*


2.回家對著兩人合住的房子站在原地發呆


收到消息的那天晚上,Shaw獨自一人回到了兩個人一起住的公寓,這公寓原本是她的。Shaw關上門,把鑰匙放在桌上,鑰匙互相碰撞,在空曠的屋子裡發出不小的聲音。


Shaw就這麼站在門口,朝屋子裡頭看,盼著能聽見她甜暱的喊著自己的名字,歡迎自己回家,Shaw此時居然有些懷念她溫暖的懷抱。


「Root…」Shaw開口輕輕喊了那個人的名字,希望這只是鬧劇一場,Root馬上就會出來迎接或是從廚房探頭出來,過了不知道多久…


Shaw還是一個人站在門口。


*


3.未寄出的短訊


Shaw打開了那盒遺物。把裡頭的東西全倒了出來,Shaw細數了一下東西:衣服褲子、手機、還有一個小絨毛盒子,打開一看,是雙對戒。


Shaw從夾鏈袋中拿起她的手機,上面殘留她已經乾掉的血,按下開機鍵,手機上跳出開機密碼,Shaw看著螢幕發楞,她壓根不知道Root這個天才駭客會用什麼當作密碼,六個英文字,這要猜到天荒地老了。


六個英文字、六個英文字、六個英文字!


Shaw伸手一個一個按下:S、A、M、E、E、N,輸入,打開了。


Root的手機沒有多餘的程式,Shaw隨手點進了“簡訊”裡頭,發現了還有一封沒有寄出的短訊,而收件人正是自己,Shaw的手指停留在手機上方,遲遲沒有按下去。


也許過了半小時,也許是兩個小時,又也許只有十分鐘,Shaw終於點開了那封短訊,裡頭只有幾個字:“我愛你,嫁給我…”,不過看上去還沒打完,Shaw伸手按下幾個字母把句子完成:“我愛你,嫁給我好嗎?”。


Shaw放下手機,到廚房裡拿出那罐被Root藏起來的威士忌,Root說喝太多酒不好,所以把它藏起來了,但是Shaw老早就發現那瓶酒,只是沒戳破。


Shaw倒了一杯給自己,倒了一杯放在手機旁,然後拿起絨毛盒子裡的戒指,右手幫左手戴,左手幫右手戴,一隻手一個戒指。


Shaw大口喝下了威士忌。


「我願意。」


*


4.漸漸冰冷的溫度


Shaw倒了一杯熱咖啡放在桌上,因為Root每天早上都要喝,尤其冬天。


Shaw看著咖啡杯裡冒出的熱氣,離開杯子沒多久就被冰冷的空氣給吞噬。Shaw就這麼看著咖啡從燙嘴的溫度慢慢的變的冰冷,她的身體是不是也這樣的變冷?


*


5.固定時間一月一次的看望


Shaw在早晨出了門,空氣挺好的。Shaw走在紐約的街道上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早,街道的人有些稀少,Shaw停在了一間花店前。Shaw總是來買這間花店的花,因為這裡的店員。


「客人,今天也是一樣的花?」棕髮、身形高挑的女子,用她甜甜的聲音問。Shaw是這裡的常客。


「是的,麻煩你了。」Shaw點點頭說。


「來~你的花。」店員把花包裝的非常漂亮後拿給Shaw。


「謝謝。」Shaw一手接過花,一手把錢遞給店員。


「這是您的零錢。」店員把零錢放到Shaw的手中。


「能有您這樣每個月送一次花的情人很幸福呢!」天真爛漫的店員看著Shaw每個月都來買一次花,以為她是要送給情人的。


「是啊,希望她會這麼想。」Shaw低頭說。


「一定會的!慢走,歡迎再來!」店員向離去的Shaw鞠躬說。


「花店店員說有人每個月送你花,你應該很幸福,是吧?」Shaw蹲下身把花輕輕放在墓碑旁,對著墓碑上的照片說。

评论 ( 68 )
热度 ( 71 )
  1. 弈辛凌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52Hz的鲸凌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chmily_凌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愿意...

© 凌凜 | Powered by LOFTER